欢迎访问CFF基金会论坛·2017年会专题!
当前位置:主页 > 主题演讲 >

各位基金会的同仁下午好!非常感谢基金会发展论坛邀请我们红基会加盟。因为我们原来一直在关注贵圈开的活动,现在在大圈一起为基金会的发展做一些研讨,做一些我们的贡献。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话题,是新时代中国基金会国际化的契机和路径。想从中国红基会近一两年的国际化的话题,分享基金会的伟大和国际化的话题。

十九大和“一带一路”的建设,为中国国际化提供大的环境和契机。在2013年,那个时候我残放了一些伟大的基金会,包括盖茨,包括福乐。当时写了一篇文章,中国的基金会离伟大还有多遥远。那个时候我的感觉,中国基金会离世界伟大基金会的距离,还十分的遥远。但是当年已经看到一些苗头,一些非公募基金会表现的态势,开始具有伟大基金会的一些基因。所以我当时就预期,中国基金会不会从我们的公募基金会里面出现,会从非公募基金会里面出现。但是时代变化太快,不到4年,非公募基金会的名称将会消失,所以我们今天公募和非公募都能做到一起了。

尤其近年来中国加大了“一带一路”的建设。十九大的报告里面,讲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这是我国发展一个新的历史方位。尤其是他讲到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的复兴。中国共产党不仅仅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执政党。还为人民文明进步奋斗的党。要始终把为人类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所以中国基金会的国际化,成为伟大基金会的契机已经开始来临。因为十九大报告,习近平同志把推荐政策沟通,作为我们要实现民心相通它的路径就是通过民间组织开展活动。中国将继续发挥大国负责任大国的作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的智慧和力量。我们去年到今年看了很多援外的项目,基本上没有负面的评价。所以大的环境已经变化了。我们基金推进“一带一路”的国际合作,基金会跟中国的经济体比起来,跟中国的政府比起来的确太渺小,但是它有独到的一些视角和路径,他可以在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发挥我们独有的作用。

下面跟大家分享红基会这两年开展的“一带一路”建设的项目。作为中国基金会走出国门,红基会并不是一个先行者。我们知道扶贫基金会,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国际性的项目。我们红基会为什么没有做呢。因为我们红十字总会,首先自己定义为民间的渠道。从民国开始就开展了很多援外项目。现在一旦有自然灾害的时候,中国红基会都会开展援外的活动。我们红基会有总会的援外存在,所以我们反而开展援外受到很多制约。所以在1906年就开展援外,1923年还派出了中国的援外对。我们红基会2006年成立了海外联络部,想学希望工程,当年希望工程海外筹资部很多。后来发现到当地要跟当地的红会合作,中国有红十字会又有红基会,这是中国特例。所以海外筹款后来发现走不通。近一两年,我们总会在援外的时候,希望发挥红基会的作用。所以加大了红基会走向海外的一些力度。所以今年我们成立了私募援外基金,我们把援外中心建立了。这是我们开展援外的,去年到今年开展的援外的项目。我们有这样4个类别,第一配合国家战略开展的“一带一路”的项目。包括医疗援建类的项目。因为瓜达尔这是中国很有意义的项目,这是我们今年重点的项目。

我们把中国红基会开展的国内的一些项目,今年走到国外去了。比如我们天使之旅,我们今年做到了蒙古,做到了阿富汗。我们医疗援助也是我们的重点项目,所以我们在叙利亚做医院的援助,我们下一步会做假肢项目的援助项目,我们把医疗援助物质输送柬埔寨,老挝这些国家。我们还有比较有影响的项目。国内所有的自然灾害发生的时候,都有我们赈济家建乡。 第三就是我们跟国际红十字合作的项目。第四个类型,就是联合国内的组织,依托国际红十字组织开展国际性的项目。去年我们去埃塞俄比亚访问的时候,发布的十流浪儿童谁来拯救的问题。我们当时说我们一起把免费午餐送到非洲。所以我们发起了中国公益联合。所以我们下个月一次走进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这是上个月通过红基会把免费午餐做到了肯尼亚。

近几年来,中国基金会国际化的问题,已经有一些专家和学者做了一些研究。刚才俞可平教授讲了,中国基金会走到国际的的确太少。无论受援国的受援者,还是中资机构,还有大使馆都非常欢迎,但是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资源的短缺,人才的短缺。但是我们中国红基会有一个特别大的优势,充分应用红十字运动的国际化网络。所以它能够帮助我们起步晚,快速的在一两年把公益项目做到了将近20个国家。如果你的实力不足以到那个国家建一个办事处或者办公室,欢迎你们跟我们红基会和红十字一起合作,我们可以给你们保障安全落地,尤其战争冲突地区,生命安全保障尤其重要。

最后再说一下,我去年出的这本书《中国公益的修炼》。因为我在讲洛克菲勒基金会就说一个基金会之所以成为伟大基金会的要素构成,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弘善资本+科学的基金会制度设计+伟大理想的专业人才,才是伟大的出发点。尤其在座很多都是非公募基金的负责人,你们有伟大的愿景在目前中国新时代的大背景下,我们一定会产生国际化的,成就为世界伟大的基金会。

本文未经嘉宾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