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FF基金会论坛·2017年会专题!
当前位置:主页 > 主题演讲 >

各位公益届的同行大家好!我们是一个非公募型基金会。招商局大家不太熟悉,大家认为它是一个政府部门。但是招商局是一个公司,而且它是中国最古老的一家股份制企业。是中国人自己创办的最早的一个公司,从1872年洋务运动晚期,轮船招商局到今年已经145年了。作为非公募基金会,我们怎么看待现在面临的新价值和新生态。

我想分享一下我们在香港做的平行案例。大家能猜到,这个画面上正在做什么呢?这是香港的唐楼,所谓唐楼就是没有电梯的多层建筑。住在这样的多层,如果年龄比较大,腿脚不方便的老人家,他下楼的机会会大大减少。这位女士正在常识装置楼梯机,这样简单的装置可以让老人家很方便到楼下活动。同时我们还有久卧病在床的老人家可以站起来走,我们叫它机械腿。还有小到这样的牙口不好的老人家在吃饭的时候,需要吃糊餐,糊餐不能太恶心,还需要一定的色香味,我们就提供这样的软餐。有的老人家有帕金森症很抖,手再抖都可以让他食物送到嘴里。我们是一个床边的马桶,这个马桶可以自动的抽风除味,放在床边像一个凳子,可以让老人家不那么尴尬。这是一个床,这个床按一下按纽就可以变成一个轮椅。香港现在是700多万人口。招商局慈善基金会关注两类人群,一类是24岁以下的青少年和儿童,还有60岁以上长者。这样的一些老人家,根据福利社的统计总共不到1000家。就是居家养老和社会养老是养老的主要模式。我们招商局慈善总汇一直相信,老年人在年老的时候也有一个很好的生活的参与。在老年人家很好的社会,除了美好温馨的,而且它应该是适合老人家生活的地方。所以我们认为科技在这当中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我们叫乐林科技,老人家可以运用科技,可以对抗科技,可以获得仍然是美好,积极,健康,有尊严,有意义的生活。

在香港第一,第二,第三部门我们都有很多合作。刚才大家看到的,我展示的设备,是今年6月份的时候,我们跟我们合作伙伴,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科技园一起举办了一个首届香港乐林科技的博览会,在那个上面我们有300多件产品,有4万人参会体验。令人特别欣慰的是,在今年10月份,香港特区政府发布最新的市政报告,在这个里面他提出2017到2018年度,他将拿出10亿港币开放给这些机构。你可以去申请购买或者租用给乐林产品给老人家使用。这件事情让我们非常受鼓舞,也让我们反过来对中国内地的公益新生态的建立和它的发展方向我们有了更多的信心和更大的期待。

我的团队有农业和生物学的同事,他告诉我生物多样性不仅仅单一样品的多样化。比如刚才朱老师提到阿里的产品数字智能,它在自己的迭代。还有刚才提到很多企业已经超出企业社会责任,他把公益的理念已经带入了产品设计当中。刚才朱老师也举到几个例子。除了单一品种的多样化以外,多品种之间的关系多样化,其实也在出现。而且也是生物多样化。所以,整个系统变得非常丰富,我们看一下,在这个当中有很多人的参与,如果我们要看到一个社会问题,我们要解决这个社会问题,可能更多的时候,需要采用系统化的视角。就是我们今天提出在不同的生态上思考我们能做一点什么。

我们对有一个三圈理论,我们认为人不断努力改变自己的近况,人要承担自己选择带来的责任,减少这个行为对外面的外部影响。同时尊重内心信仰,包括对生活方式的选择。在这之外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如果这些事物有更多联系,人有更多的社会资本,这个社会有一张更加安全的网,这个人就可以获得更多的现实选择。我们刚才看到阿里很多做法在做这样的事情,增加人与外部的连接点,使人有更多的成长和资源的合作。在这样的价值链当中,基金会不仅仅是下游,他应该在上游和中游有更多的责任和担当。我们现在有4500多家非公募基金会。我说的是没有需求去募集款,有2000家没有募款压力,反过来也有特定的出资人对这一笔资金有主张权利。

这样的基金会关注的公共议题没有问题,因为他是公共机构,他背后有出资人,代表出资人的很多想法和观点,所以这样的基金会,具有强烈色彩的公共机构。现在在不断的增加机构来讲,招商局慈善基金会,对其他非公募基金会的同仁有以下建议。首先就是机会,我们认为在新的生态条件下,愿意拿钱出来参与生态工艺价值链的改造,为自己的价值观投资,实现自己的价值主张是非常好的机会。其次呢,就是多元。基金会的钱是有价值观的钱,他其实更多的是代表出资人的价值观,代表出资人对社会问题的思考,它有特有的立场和独特的价值,不用考虑太多公众的压力。争取公众对特有的议题和逻辑和对我们方法的认同。

第三是专业,为了更好的实现价值主张,需要提升我们自己的专业能力。我认为透明度对于非公募基金会来说不是问题。因为它不难做到,那它也不是核心的问题。对于一个专业的公益投资机构来讲,团队建设,研究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才是这个机构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在这个基础上要分清主次,要把重要的事和不那么重要的事分开。同时我们认为模式的扩大,模式可复制重要,但是专注小而美的尝试也很有必要。没有必要追求单一的标准,盲目扩大规模。

第四就是合作。我们小伙伴有一句金句,他们认为公益不是改变或者要去对抗人性。而是创造条件,尊重彼此,承担责任,自愿合作。所以我们需要警惕上游对下游的优越感和隐藏的权利,能够有更多平等的对话,达成共同的合作。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句话,慈善事业是将知识,热情,和财富用于催生建设性变革的实践。在新的生态条件下,我希望这个能成为基金会的核心价值所在。
 

 

本文未经嘉宾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