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FF基金会论坛·2017年会专题!
当前位置:主页 > 观察者说 >

我每次到大城市以后嗓子就沙哑。因为在山里时间非常长习惯了,喜欢这种生活状态,安静,没有污染,有诚信,彼此非常推心置腹。我觉得这是我们公益的状态,我们讲生态,这是来自内心最好的生态。所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这些观点的发言。

第一,价值,机遇与生态的问题。我先讲一下机遇。2008年之前我在北京当志愿者当了一年。我看到很多老头老太太。我觉得每次都是机遇,这个机遇对我们现有的NGO来说就是命运,你能不能在价值体系把握它的命运非常重要。所以我非常感谢基金会公司给我们创造的价值,这种机遇非常好。

第二,观察,昨天梅卡图基金会,那个老人家讲得让我非常感动。整个NGO发展过程当中。我记得一篇文章,我们在2011年之前我们也不知道搞基金会,没有路。当我们探路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需要自己去寻找方向。我们没有钱一样可以活下去,这个生态来自于要根据内心的东西,这就叫不忘初心。我昨天看到梅卡基金会发言的时候,我们对国际人才的建设做出了巨大努力。第二给我们人才教育给出了很大帮助。整个基金会在我们成长过程当中陪伴很重要。

第三,我希望你们继续坚持。我们还是需要你们。

我们国内基金会非常艰难,从公募,还有私募。当我们基金会办法出来的时候,我们国外的基金会在退的时候,我们国内基金会在勇敢往前走。我记得2011年的时候管理费,在雅安的时候涨了。我们国内也在改变。这个改变意味着背后的价值,它的使命。我们国内基金会在这一点做的非常好。因为你们我们NGO才能活下去。

其实我一直在想基金会捐那么多钱,谁去执行。我对大数据之下的东西还是比较蒙,大数据有一线的价值,生态体系里面我们在哪里。基金会的定位到底在哪里,这是我在整个大会里面想看的定位在哪里?

第一,关于NGO的行程及经费的问题,钱太少了活不下去。我在2011年以前不那钱,我第一个月拿的350块钱,应该把行政经费提高,把经费提高了这些NGO才有机会扎根。你在北京把钱筹的,我在北川才能用。

第二,关于项目。很多基金会给项目,说半年做项目。NGO为了求生存,半年的项目也拿,一年的项目也拿,半年一年能不能建立生态啊,其实我们在破坏生态。当别人不想做NGO的时候,你给他一个项目他做下来了。半个月以前我在雅安跟15家组织讲话,有3家没有饭吃。他们说我们当年都是有目标的,基金会不是有项目吗,政府不是要培养我们吗。当这些人下海的时候,他们已经慢慢的死了。我希望基金会的朋友,在未来的生态系统里面,能不能把你们的项目设置为3年,让他们的情感更久一些,让他们的坚定目标更大一些。

在新价值新生态下,基金会是不是可以跟NGO形成共同战略体,你最后项目落地是因为NEO,只有他们才知道一线最需要什么东西。我前天去了三个家庭,一个同学有突洁癖,全国800个同学都怕他,现在还有自闭症,。还有一个孩子爸爸妈妈在地震的时候,这些需要NGO踩在大地上,在建立新生态体制之下,我希望基金会的各位朋友们,聆听NGO的建议,需要我们NGO拿出你们的热情,跟基金会主动交流,建立有价值的生态共同性这是我们的愿望。


本文未经嘉宾审阅